《紅樓夢》裏,林黛玉葬花有許多次,但是書裏僅僅寫了兩次。

第一次葬花,埋葬的是桃花

三月中浣,賈寶玉在沁芳閘旁的桃樹下讀《會真記》,正讀到“落紅成陣”,突然一陣風吹過,落了寶玉滿頭滿臉的桃花,書上,衣襟上都是桃花。賈寶玉將這些花用衣襟兜起來,撒到水裏,落花隨著水流,流走了。

地上還有許多落花,寶玉不肯踩這些嬌嫩的花瓣,正猶豫間,黛玉來了。

林黛玉來了,肩上擔著花鋤,鋤上掛著花囊,手內拿著花帚。寶玉笑道:“好,好,來把這個花掃起來,撂在那水裏。我才撂了好些在那裏呢。”林黛玉道:“撂在水裏不好。你看這裏的水幹淨,隻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髒的臭的混倒,仍舊把花遭塌了。那畸角上我有一個花塚,如今把他掃了,裝在這絹袋裏,拿土埋上,日久不過隨土化了,豈不幹淨。”

由上文可知,林黛玉葬花不知幾回了,她給花建立一個花塚,將花埋葬在花塚裏。這天看完《會真記》,寶玉和黛玉就開始收拾落花,然後葬在花塚裏。每年林黛玉都會葬花,每年不知多少次葬花。

第二次葬花,埋葬的應該是鳳仙花、石榴等各色落花

黛玉第二次葬花在四月二十六日,原來這日未時交 芒種節。這日都要設擺各色禮物,祭餞花神,芒種節一過,便是夏日了,眾花皆卸,花神退位,需要餞行。

然閨中更興這件風俗,所以大觀園中之人都早起來了。那些女孩子們,或用花瓣柳枝編成轎馬的,或用綾錦紗羅疊成幹旄旌幢的,都用彩線係了。每一棵樹上,每一枝花上,都係了這些物事。滿園裏繡帶飄颻,花枝招展。

黛玉就在這樣的日子裏葬花,她邊葬花,邊哭泣,邊悠悠咽咽地念了一篇《葬花吟》。

……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寶玉聽到耳中,不禁想到:“試想林黛玉的花顏月貌,將來亦到無可尋覓之時,寧不心碎腸斷!既黛玉終歸無可尋覓之時,推之於他人,如寶釵、香菱、襲人等,亦可到無可尋覓之時矣。寶釵等終歸無可尋覓之時,則自己又安在哉?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則,斯處、斯園、斯花、斯柳,又不知當屬誰姓矣!”

寶玉肝腸寸斷,倒在山坡上,放聲大哭。

這回黛玉葬的什麽花沒有說明,不過可以猜猜。寶玉為什麽來到花塚附近呢?

因為寶玉看見地上有許多鳳仙、石榴等各色落花,所以想起了黛玉的花塚,於是他收拾了落花“登山渡水,過樹穿花,一直奔了那日同林黛玉葬桃花的去處來”。

還沒到花塚,就聽到了山坡那邊有嗚咽之聲 ,邊哭邊數落,即黛玉讀的《葬花吟》。

寶玉發現的是鳳仙、石榴等各色落花,黛玉埋葬的也無非是這些落花。

文末有脂批:【埋香塚葬花乃諸豔歸源】。也就是說黛玉的《葬花吟》,不僅僅是自己的詩讖,也是金陵十二釵的詩讖,同時也是大觀園群芳共同的詩讖。她們未來的具體遭遇會不同,但是同樣“有命無運”,同樣是“薄命司”裏的薄命人。

隨著四大家族的敗落,所有的大觀園內的女孩兒都要陷於汙淖、溝渠之中,都沒有好命運,彼此之間音信皆無,“花落人亡兩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