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六,是鳳姐生日,也是金釧忌日,

五月初五王夫人請客大家一起過端午節,因為出了金釧的事,酒席淡淡地散了。寶玉回怡紅院,因為晴雯打壞了扇子和晴雯吵一架。寶玉、晴雯、襲人都哭了,滿院子的丫頭都給寶玉跪下了。還是黛玉來了,問他們是不是因為搶粽子惱了,風波平息。晚上撕扇子換千金一笑,風波徹底結束。

五月初六,湘雲來到榮國府,賈政讓寶玉去見賈雨村。賈雨村走後,寶玉知道了金釧的死訊。後來忠順王家的長史又來了,揭露了寶玉和蔣玉菡互換汗巾的事情,逼著寶玉坦白蔣玉菡的藏身之地。長史走後,賈環告訴賈政寶玉逼淫金釧,金釧跳井自殺。於是賈政將寶玉痛打一頓。

第二年,鳳姐生日這天的早晨寶玉出去祭奠金釧。原來鳳姐生日這天是金釧的忌日,所以鳳姐的生日是五月初六。

金釧是寶玉眼裏的洛神,自己是愛而不得的曹植

金釧的忌日,寶玉不顧鳳姐的生日,他遍體純素,一大早就從角門出來隻帶著茗煙一人,一語不發,跨上馬,一彎腰,順著街就下去了。寶玉出了城門,一氣跑了七八裏路出來,人煙漸漸稀少,寶玉方勒住馬。

寶玉回頭問茗煙是否賣香的?在這荒郊野外哪裏有賣香啊,幸虧茗煙機靈,他提醒寶玉的荷包裏有散香。寶玉一摸,果然有兩星沉素,不由心內歡喜起來。然後又問香爐。

茗煙道:“這可罷了。荒郊野外,那裏有!用這些,何不早說,帶了來豈不便宜。”寶玉道:“糊塗東西!若可帶了來,又不這樣沒命的跑了。”

茗煙想了半日,提議寶玉去水仙庵借香爐。在水仙庵裏,寶玉見洛神的塑像“雖是泥塑的,卻真有“翩若驚鴻,婉若遊龍”之態;“荷出綠波,日映朝霞”之姿。寶玉不覺滴下淚來”。金釧是跳井而死,寶玉把金釧當成了洛神。

茗煙說:“我常見二爺最厭這水仙庵的,如何今兒又這樣喜歡了?”

寶玉道:“我素日因恨俗人不知緣故,混供神,混蓋廟。這都是當日有錢的老公們和那些有錢的愚婦們,聽見有個神,就蓋起廟來供著,也不知那神是何人。因聽些野史小說,便信真了,比如這水仙庵裏麵,因供的是洛神,故名水仙庵。殊不知古來並沒有個洛神,那原是曹子建的謊話。誰知這起愚人就塑了像供著。今兒卻合我的心事,故借他一用。

洛神本是曹植愛而不得的甄宓,甄宓並非神仙,隻因為曹植一篇《洛神賦》,人們便建廟供奉洛神。寶玉以前不喜歡是因為洛神是假的。如今喜歡水仙庵是因為,金釧也是自己愛而不得的女子。從這個角度來說寶玉自比曹植,金釧比喻洛神。

茗煙私下認為寶玉來世不願當男子,願意托生為女孩子

寶玉和茗煙來到井台上,寶玉沒有用水仙庵提供的紙馬等物,隻借用一隻香爐。寶玉掏出香來焚上,含淚施了半禮,默默無言,然後命茗煙收走香爐。

茗煙答應著,且不收,忙爬下磕了幾個頭,口內祝道:“我茗煙跟二爺這幾年,二爺的心事我沒有不知道的。隻有今兒這一祭祀,沒有告訴我,我也不敢問。隻是這受祭的陰魂,雖不知名姓,想來自然是那人間有一,天上無雙,極聰明極俊雅的一位姐姐妹妹了。二爺的心事,不能出口,讓我代祝:若芳魂有感,香魄多情,雖然陰陽間隔,既是知己之間,時常來望候二爺,未嚐不可。你在陰間,保佑二爺來生也變個女孩兒,和你們一處相伴,再不可又托生這須眉濁物了。”說畢,又磕幾個頭,才爬起來。

茗煙是賈寶玉最得力的小廝,他經常跟著寶玉做點膽大妄為的事情,比如給寶玉找禁書看,領著寶玉偷偷去看襲人。還為了寶玉跟金榮打架。

茗煙是寶玉肚子裏的蛔蟲,他說出了寶玉想說但是不能說出的心裏話。茗煙猜寶玉祭奠的是一個女孩,而且這個女孩又是極聰明俊秀的女子。他知道賈寶玉喜歡女孩子,以為寶玉來生願意成為鍾靈俊秀的女孩子。因此希望這個女孩保佑寶玉來生變成個女孩,“再不可又托生這須眉濁物了”。

賈寶玉為什麽不願意當須眉男子?

1.寶玉如果是女孩就可以和女孩子盡情地玩耍。

寶玉說:“我見了女兒,我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寶玉此生最愛和女孩在一起玩,由於他是男孩子,所以寶玉和女孩不能玩得盡興。

2.寶玉如果是女孩,就不會有太多壓力。

如果寶玉來世變成女孩,就不會被父母逼著讀書上學,也不用去考科舉做官。父親也不會強迫他與那些為官做宰的交談,說些仕途經濟等冠冕堂皇的話。更不會用光宗耀祖的大帽子來壓他。寶玉覺得,如果自己是女孩,就少了許多煩惱,沒有太多的壓力,隻要在家裏吃喝玩樂就成。

寶玉不知道,女孩有女孩的苦惱。探春就為了自己是女孩子而痛苦不已。探春希望自己是個男孩子,這樣她就可以走出家門,建立一番自己的事業。

在《紅樓夢》那個年代,男孩和女孩都有煩惱,因為他們的命運都由父母主宰,他們都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寶玉即使變成女孩,依然會有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