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寶玉愛林黛玉無可置疑,但說賈寶玉拈花惹草不準確。

拈花惹草,出自元·楊立齋《哨遍》,比喻挑逗、勾引異性,到處留情。《紅樓夢》裏愛拈花惹草的人是賈赦、賈珍、賈蓉,還有一個多姑娘。

賈赦房裏的丫頭和小妾多如牛毛,賈珍和賈蓉父子倆,有姬妾也有女友,尤氏姐妹就是他們父子倆拈花惹草的對象之一。

(多姑娘)生得有幾分人才,見者無不羨愛。他生性輕浮,最喜拈花惹草……榮寧二府之人都得入手。

賈璉的女兒出痘,需要供痘娘,夫妻分居,賈璉就搬到外書房住。

那多姑娘兒也曾有意於賈璉,隻恨沒空。今聞賈璉挪在外書房來,便沒事也要走兩趟去招惹。惹的賈璉似饑鼠一般,少不得和心腹的小廝們計議,合同遮掩謀求,多以金帛相許。小廝們焉有不允之理,況都和這媳婦是好友,一說便成。

多姑娘才愛拈花惹草,連賈府的二爺都不放過。寧榮二府,許多人都被多姑娘考教過。

賈寶玉不是拈花惹草之人。

第一,賈寶玉沒有挑逗、勾引異性,他也沒有仗勢欺人,強行占有某個人女孩子。

賈寶玉和襲人、碧痕等人有染不假,但是這些人都是主動獻身的,她們都希望爬寶玉的床,這是她們成為寶玉屋裏人的捷徑。

榮國府裏的許多丫頭的夢想是成為姨奶奶,當賈府的半個主子。這樣她們就會錦衣玉食,下半輩子不愁吃穿,還會給家族帶來好處。家裏的姊妹兄弟都可以做掙錢多還體麵的俏活。

賈寶玉愛女孩子不假,但是他心裏沒有齷齪的想法,隻是單純的喜歡女孩子。晴雯拒絕寶玉洗澡的要求,寶玉也不強求。寶玉雖然喜歡芳官,但是他和芳官是清白的。

第二,寶玉吃胭脂不是挑逗,是從小養成的習慣。

賈寶玉從小在脂粉堆裏長大,從小就在丫頭的香風雲鬢裏生活。丫頭的脂粉香是賈寶玉最喜歡的香味。從小他就喜歡吃胭脂,也喜歡吃別人嘴上的胭脂。

寶玉喜歡吃胭脂,如果丫頭們拒絕,久而久之也就不吃了,可是有些丫頭是喜歡寶玉吃她嘴上的胭脂。賈政和王夫人就在房間裏,金釧在外麵就悄悄問寶玉,吃不吃她剛剛搽的胭脂。所以寶玉吃胭脂是丫頭縱容的結果。

寶玉吃丫頭的胭脂沒有挑逗的意思,隻是出於喜歡而已。

第三,賈寶玉沒有到處留情。

賈寶玉除了對林黛玉承諾過:你放心!和襲人表達過在一起的念頭,他沒有跟任何人承諾過要生死與共。

賈寶玉對和自己有肌膚之親的丫頭都是有始有終,沒有始亂終棄。即使他們死了,例如金釧兒,到了她的忌日,寶玉就去祭奠,表達對她的思念。

賈寶玉是至情至性之人,他隻是單純地喜歡女孩子,不是占有女孩子。他和女孩子交往不在意是否有肌膚之親,隻在意,是否為這些女子做了什麽事情。例如平兒被賈璉和王熙鳳兩口子打了,哭得梨花帶雨,寶玉建議平兒洗臉,殷勤地讓平兒塗脂抹粉。平兒走後,寶玉想到:

賈璉之俗,鳳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貼,今兒還遭荼毒,想來此人薄命,比黛玉猶甚。想到此間,便又傷感起來,不覺灑然淚下。因見襲人等不在房內,盡力落了幾點痛淚。複起身,又見方才的衣裳上噴的酒已半幹,便拿熨鬥熨了疊好;見他的手帕子忘去,上麵猶有淚漬,又拿至臉盆中洗了晾上。

寶玉因自己在極聰明極清俊的上等女孩兒——在平兒前稍盡片心,“亦今生意中不想之樂也”。

賈寶玉和女孩子接觸,為他們做事,不是想要與她們發生什麽事情,隻是單純地要幫助她們。賈寶玉和女孩子的接觸不能稱之為拈花惹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