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裏的元春是賈府的大小姐,也是皇宮裏的貴妃娘娘。她的一條謎語傳進賈府,令姊妹和父親,幾家歡樂幾家愁。

元春的一條謎語,成為姊妹們“各懷心機”現場

第二十二回,黛玉、寶釵和湘雲正在寶玉房中說參禪的事情。忽然,有人來報,“娘娘差人送出一個燈謎來,命大家去猜”。四人急忙來到賈母上房。貴妃娘娘高興,特意寫個燈謎,與姐妹們同樂,這是君恩,這是貴妃娘娘賞臉,作為臣子的姊妹們得維護貴妃娘娘的給的臉,於是一場君民同樂的熱鬧場麵誕生了。

姊妹們爭著搶著地看謎語,然後故意胡亂猜。小太監一看這熱鬧場麵很滿意,生怕大家說出了正確答案,貴妃娘娘的謎語就沒有神秘感了,也顯得貴妃娘娘沒本事。

小太監又下諭道:“眾小姐猜著了,不要說出來,每人隻暗暗的寫在紙上,一齊封進宮去,娘娘自驗是否。”

寶釵見元春的謎語是一首七言絕句,沒有什麽新奇之處,然而不能表現出來,“口中少不得稱讚,隻說難猜,故意尋思,其實一見便猜著了”。

寶玉、黛玉、探春一見便猜中了謎底,不過故意假裝難猜,各自暗暗的寫了半日。

一並將賈環賈蘭等傳來,一齊各揣心機都猜了。寫在紙上。然後各人拈一物作成一謎,恭楷寫了,掛在燈上。

太監提著燈籠,回宮複命,定然會把大家猜謎的熱鬧情景向貴妃娘娘描述一番,然後娘娘看了大家的謎底,又猜了姊妹們寫的謎語。

令元春高興的是,自己的謎語挺難的,難倒了二小姐迎春和三少爺賈環。元春

至晚,元春命太監出來傳諭:

“前娘娘所製,俱已猜著,惟二小姐與三爺猜的不是。小姐們作的也都猜了,不知是否。”說著,已將寫的拿出來,也有猜著的,也有猜不著的,都胡亂說猜著了。太監又將頒賜之物送與猜著之人,每人一個宮製詩筒,一柄茶筅。獨迎春賈環二人未得……太監說:“三爺說的這個不通,娘娘也沒猜,叫我帶回問三爺是個什麽。”

賈環在姐妹們的笑聲中告訴了太監謎底,太監回去複命。

元春與姊妹同樂,很高興,她猜的謎語,一律猜對了。娘娘很高興,因為娘娘高興,賈母也很高興。

元春的燈謎很難猜嗎?

元春的謎麵是:

能使妖魔膽盡摧,身如束帛氣如雷。一聲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大家都覺得簡單。謎底是爆竹。此時正是正月裏,年尚未過完,爆竹是節日裏必放之物,表達喜慶的氣氛。爆竹應時應景。

那麽迎春和賈環為什麽沒有猜中呢?

迎春和賈環也不是智力平庸的孩子,他們不至於猜不到元春的謎語。潤楊猜想,是不是這兩個人故意寫錯了,用以烘托貴妃娘娘的智慧?或者說元春的謎底是爆竹,這兩個人寫成了炮仗,或者寫成了爆竿和編炮,因此元春就認為錯了?

元春高興了,得到元春賞賜的姐妹都高興了,隻有迎春和賈環心裏不痛快。元春的謎語引來幾家歡樂幾家愁。

元春、以及得獎的弟妹以及賈母的歡樂。

元春的謎語弟弟妹妹們假裝難猜,給足了貴妃姐姐麵子。

元春猜弟妹們的謎語有的猜對了,有的猜錯了,可是大家都照顧貴妃姐姐的麵子說娘娘猜對了,給娘娘麵子,讓娘娘高興。

猜中謎語的弟弟妹妹們,每人都得到了貴妃姐姐的賞賜,個個心中喜悅。

賈母因為娘娘高興,也高興起來,興致勃勃地特意舉辦了小型的燈謎晚會。

不快樂的迎春和賈環,以及愁緒滿懷的賈政。

節日期間大家猜謎語,就是圖一個樂。

作為大姐的元春對弟妹們,就沒有那麽體貼。元春說到做到,猜中謎語的給賞賜。迎春和賈環沒猜中謎語,元春什麽都沒給。潤楊覺得元春至少應該給點其他的小玩意,作為額外補償,讓弟妹高興一下啊。元春對賈環進行了批評,說他的謎語不通。

賈環的謎語是: “大哥有角隻八個,二哥有角隻兩根。大哥隻在床上坐,二哥愛在房上蹲。”

現代枕頭四個角, 古代的枕頭是長方體,所以是八個角。古代貴族家庭的房子上都有獸頭。賈環的謎語,雖然沒有文采,但是也不難猜。

元春猜不到謎底,就說不通,有欠考慮。不過作為貴妃娘娘,自然不用考慮別人高興與否。

賈政看了眾人的燈謎後:

心內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響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盤,是打動『亂』如麻。探春所作風箏,乃飄蕩之物。惜春所作海燈,一發清淨孤獨。今乃上元佳節,如何皆用此不祥之物為戲耶?”

賈政看完寶釵的謎語心內自忖道:“此物還倒有限。隻是小小之人作此詩句,更覺不祥,皆非永遠福壽之輩。”賈政“愈覺煩悶,大有悲戚之狀”。他回房後還不停地思索孩子們的謎語,翻來覆去,夜不成寐,不由傷悲感慨。

眾人的燈謎詩都有不祥的寓意,後來的事實證明,這個燈謎就每個人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