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第77回。王熙鳳生病配藥需要二兩上等人參,可是找遍榮國府的庫房隻找到了幾支簪挺粗細的。王夫人嫌不好,命人再找去,隻找了一大包須末出來。王夫人又派人去找邢夫人要,邢夫人也沒有。

王夫人親自向賈母要,賈母忙命鴛鴦取一大包來,“皆是手指頭粗細的,遂稱了二兩與王夫人”。

拿起給大夫一看,大夫說“這一包人參固然是上好的,如今就連三十換也不能得這樣的了,但年代太陳了……成了朽糟爛木,也無性力的了。”

王夫人便吩咐人去買人參。

寶釵因在座,乃笑道:“姨娘且住。如今外頭賣的人參都沒好的……如今我去和媽媽說了,叫哥哥去托個夥計過去,和參行商議說明,叫他把未作的原枝好參兌二兩來。不妨咱們多使幾兩銀子,也得了好的。”……於是寶釵去了,半日回來說:“已遣人去,趕晚就有回信的。

寶釵幫忙辦了這樣的大事,王夫人非常喜悅,不由感歎今非昔比,以前有許多人參都給人了,如今卻要求人。

寶釵笑道:“這東西雖然值錢,究竟不過是『藥』,原該濟眾散人才是。咱們比不得那沒見世麵的人家,得了這個,就珍藏密斂的。”

寶釵這句話顯然是直指賈母,沒見過世麵,小氣,珍藏密斂。

賈母留薛家住在賈府,薛寶釵應該感恩,她為什麽這麽說話呢?

第一,褒揚王夫人。

1.薛寶釵褒獎王夫人濟世救人的菩薩心腸。

她表揚王夫人的大家風度,有了人參就濟眾散人,以此來說明王夫人是菩薩心腸,對人慈悲。

王夫人平時吃齋念佛,給人的印象是憐貧恤老。王夫人慈悲的名聲遠揚,以現在的說法是,王夫人給自己賺了一個慈善家的名聲。遠在鄉下的劉姥姥都聽到了王夫人的大名。可見在京城的貴婦圈子裏,王夫人以慈善著稱。如今王夫人聽到外甥女寶釵的這番話,心裏著實受用。

2.薛寶釵說賈府不是沒有人參,而是送人了,給王夫人麵子。

王夫人到處找人參的行為,薛寶釵一一看在眼裏,顯然賈府已經沒有人參了。寶釵說王夫人沒有“珍藏密斂”,是見過世麵的人家的當家主母的做派。給王夫人戴高帽,同時也是說賈府不是沒有人參,而是送人了。

薛寶釵表揚王夫人有大家風範,有了人參就“濟眾散人”。批評賈母那樣“珍藏密斂”,一副沒見過世麵的小家子氣。寶釵說出了王夫人想說,卻不敢說的話。王夫人點頭稱讚:“這話極是。”

第二,貶低賈母,說賈母沒見過世麵,有了人參就珍藏密斂。

薛寶釵知道王夫人和賈母有矛盾,抄檢大觀園,賈母和王夫人的矛盾已經公開化了。因此薛寶釵必須要表示自己的態度,必須要在賈母和王夫人這對婆媳之間站隊。此時正是自己表明態度的最好時機。

賈母反對金玉良緣,薛寶釵早就對她有意見,如今有機會打擊一下賈母,何樂而不為?

王夫人這邊為了人參急得火上房,賈母那邊卻有一大包手指粗人參,都過期了,白白浪費了。王夫人很是氣惱。

薛寶釵抓住這點攻擊賈母,沒有見過世麵。見人參值錢,就珍藏密斂,舍不得給人,結果人參都腐朽了,賈母實在是太小氣了。

第三,為了金玉良緣薛寶釵必須聯合王夫人,打擊賈母。

薛寶釵住進賈府就是要嫁給賈寶玉,製造了金玉良緣的神話,可是賈母根本不搭茬,也不相信金玉良緣。金玉良緣成功與否就在王夫人身上,因此薛寶釵適度地拍了一下王夫人的馬屁,效果非常好。王夫人對薛寶釵很滿意。薛寶釵稍微一挑撥,王夫人便怨上了賈母。

賈母是小家子出身,沒見過世麵嗎?

賈母的出身高於王夫人,高於薛寶釵。

賈母的出身很高貴,不是沒見過世麵的人家。賈母是四大家族裏,史家保齡候的女兒。古代爵位從高到低是:公侯伯子男,史家在四大家族裏位居第二位,王家是伯爵,排第三位,薛家沒有爵位,排最末一位。

賈母的父親是侯爵,丈夫是榮國公,本人是超品誥命夫人。

王夫人的爺爺是伯爵,傳到她父親已經不是伯爵了。王夫人的丈夫是五品或者四品官,她的誥命是五品宜人或者四品恭人,不能稱為夫人。

薛寶釵的父親是皇商,薛寶釵是商人之女。

上麵三人誰是小家子出身還用多言嗎?

賈母沒見過世麵嗎?

榮國府倉庫裏有一些布匹,王熙鳳不認識,薛姨媽也不認識。唯獨賈母認識,並且詳細告訴她們這是軟煙羅,有幾種顏色,適合做什麽。

榮國府裏的小荷葉蓮蓬羹,薛姨媽從未吃過。

賈府女人進宮,每次都以賈母為首。賈母過生日,南安太妃、北靜王妃等王妃,各位誥命等人都來拜壽。

賈母和王夫人、薛寶釵比,誰是見過世麵人家的女兒,一清二楚。

賈母很小氣,得了東西就珍藏秘斂嗎?

1.賈母對薛家人大方,不是請吃請喝,就是賞賜。

賈母這個人非常大方,薛家來串門,賈母主動留下他們一家人,住賈府的房子,一住就是許多年。換作其他婆婆早就給薛姨媽臉色看了,可是賈母對薛家人從來都很尊重。賈母經常請薛家人吃飯、喝酒,還不時地賞賜東西給她們。例如,賈母出錢給薛寶釵過生日,不僅擺酒,而且還唱戲。賈母給寶琴誰都沒有見過的鳧靨裘,給寶釵幾樣擺設。我們隻見過一次薛姨媽請吃年酒,再也沒見薛姨媽請客。

薛寶釵借湘雲的名義吃一回螃蟹,賈母為了答謝,兩宴大觀園。

2.賈母對其他人也大方。

薛蝌兄妹,李氏母女、邢氏一家來賈府投親,賈母邀請女孩子們住進大觀園,賈府管吃管喝。

賈母經常把自己調教的丫頭送人,例如賈母把紫鵑送給黛玉,把翠縷送給湘雲。培養一個丫頭需要花好多錢,可是賈母說送人就送人。

賈母還把自己的衣服送人,例如送給寶玉雀金裘,送給湘雲貂鼠腦袋麵子大毛黑灰鼠裏子裏外發燒大褂子。這隻是很小的一部分,她應該還送給別人許多東西。

賈母默許鴛鴦拿出一箱子珠寶給賈璉,用來換錢維持家用,這箱子東西還或者不還,賈母也不計較。從古至今,老人借給晚輩東西,哪有指望還的。

李紈說,幸好有一個鴛鴦替賈母管著,否則自己的東西不知道讓人哄去多少呢!顯然賈母的好東西沒少被人哄騙走。

賈母給劉姥姥藥品、布匹,零食等物。

賈母這個老太太,其實挺不容易的,一大家子的眼睛都盯著她。雖然她不小氣,很大方,可是還是有人挑她的毛病,薛寶釵就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