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晴雯死後,賈寶玉為她寫了一篇祭文《芙蓉女兒誄》,月夜之下,賈寶玉來到池塘邊,將祭文掛在芙蓉花枝上,將晴雯喜歡的“群花之蕊、冰鮫之縠、沁芳之泉、楓露之茗”放在芙蓉花前。寶玉邊哭邊念,祭奠死去的晴雯。

剛剛祭奠完畢,寶玉正依依不舍。

忽聽山石之後有一人笑道:“且請留步。”二人聽了,不免一驚。那小鬟回頭一看。卻是個人影從芙蓉花中走出來,他便大叫:“不好,有鬼!晴雯真來顯魂了。”

出來的人不是晴雯,而是黛玉。黛玉聽到了寶玉的誄文,隻是覺得寶玉太悲傷了。於是走出來與寶玉分解分解,通過探討誄文內容來轉移一下寶玉的注意力。

黛玉和說道:“好新奇的祭文,可與曹娥碑並傳的了。”他們二人針對“紅綃帳裏,公子多情;黃土壟中,女兒薄命。”這一聯意思進行了探討。黛玉認為紅綃帳裏,用得太濫。她說:“咱們如今都係霞影紗糊的窗隔,何不說‘茜紗窗下,公子多情’呢?”寶玉說不敢唐突了黛玉,不敢用茜紗窗。

改來改去,最後寶玉說:“茜紗窗下,我本無緣;黃土壟中,卿何薄命”。

黛玉聽了,忡然變色,心中雖有無限的狐疑亂擬,外麵卻不肯露出,反連忙笑著點頭稱妙,說:“果然改得好,再不必亂改了,快去幹正經事罷。

聽到“茜紗窗下,我本無緣;黃土壟中,卿何薄命”這句話,黛玉為何變色?

第一,黛玉怕賈寶玉一語成讖。

古人都迷信,他們很相信一語成讖,因此古人不允許亂說話。就怕玩笑話,變成了真事兒。

黛玉的窗戶糊著霞影紗,就是茜紗窗。寶玉與茜紗窗無緣,就是與自己無緣。

寶玉對著黛玉說,卿何薄命。明明白白地說是黛玉薄命。黛玉本來就認為自己是薄命之人。第32回,黛玉聽寶玉在湘雲和襲人麵前為自己說話,偏袒自己,便想到:

“你我雖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縱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

黛玉始終以為自己是薄命之人,如今寶玉也這樣說,黛玉堅定地認為自己薄命了。因此黛玉預感到自己與寶玉的愛情不會有結果,自己的壽命也不會長。

第二,黛玉怕自己是第二個晴雯。

黛玉開口叫住寶玉時,小丫頭就說是晴雯顯靈了。黛玉清楚,自己與晴雯生得很像。人長得相似,是否命運也相似呢?黛玉懷疑自己也會成為晴雯,也和晴雯一樣早夭。

第三,黛玉覺得《芙蓉女兒誄》也是給自己的誄文。

黛玉在寶玉過生日的時候的花簽是芙蓉花。大觀園池塘裏有水芙蓉花,池塘邊上是木芙蓉。如今寶玉在池塘邊的木芙蓉前祭奠。誄文的名字是《芙蓉女兒誄》,這篇誄文開始是誄晴雯,可是被寶玉改動後,就變成了誄自己。

黛玉預感自己就是日後的晴雯。寶玉在冥冥中給自己寫了誄文。這讓黛玉忡然變色,心緒不寧。趕緊讓寶玉走了,免得再說什麽不吉利的話。

結語:

寶玉的《芙蓉女兒誄》表麵上是誄晴雯,實際上真的是誄黛玉。晴為黛影,黛玉果然在晴雯那個年紀香消玉殞。黛玉死後,寶玉再也寫不出誄文了。愛到深處,一切語言都不足以表達自己的深情和悲傷。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茜紗窗下,我本無緣;黃土壟中,卿何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