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的夜生活豐富多彩,華燈初上,異彩紛呈。酒吧、商場、健身房、遊泳館、電影院等等。即使不去逛,在家裏,也可以看電視,看手機,玩遊戲。如果沒有電,人們會覺得被世界拋棄,無招無撈的,寂寞得要死。古代人沒有電,他們晚上都在做什麽呢?

以古詩詞和《紅樓夢》為例,說說古人在晚上都做什麽,看看古人的夜生活。

紡線織布

古代是小農經濟,自給自足。富人家可以用官用、上用的衣料。窮人家就需要自己紡線織布。

“唧唧複唧唧,木蘭當戶織”,說的就是女子織布的情景。《紅樓夢》裏王熙鳳的女兒巧姐,在賈府被抄家後,流落煙花巷,後來被劉姥姥搭救,成為村婦。巧姐的判詞畫麵是:荒村野店裏,美人紡織。

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

夜裏也是女子搗衣服的時刻。

搗衣分兩種。

  • 一種是將洗好的衣服放在石頭上進行捶打,使其平整。

我的姥姥就喜歡將被麵洗好後,用澱粉漿一遍,晾幹後,折疊整齊,放到石頭砧板上捶打。捶打的聲音就是搗衣聲。洗幹淨的葛麻衣服,經過捶打之後,穿起來很舒服,不硌人。

  • 第二種搗衣捶打剛剛織成的布匹。

古代普通人穿的衣服,都是用葛、麻等紡線,織成布匹。這種布匹非常粗糙,不適合裁剪和穿著,也不適合印染。

這時候,就需要搗衣,即把布匹錘得柔軟、光滑、平整,便於染色和上漿;同時便於裁剪和穿著。唐代名畫《搗練圖》,這裏的練就是布匹的意思。《搗練圖》反映的是女子捶打布匹的勞動場麵。

《天工開物》記載:

凡布縷緊則堅,緩則脆。碾石取江北性冷質膩者,石不發燒則縷緊不鬆泛……廣南為布藪而偏取遠產,必有所試矣,為衣敝流,猶尚寒砧搗聲,其義猶是也。

從上麵的記載可知,搗衣是一項技術活。

很多勞動婦女選擇在秋天的晚上搗衣。搗衣必須將布料放在冰涼的石頭進行捶打,秋季天涼,石頭涼,不會捶打一陣子就發熱。另外,在夜晚搗衣不必將燈挑亮,這樣還能節省燈油。在秋天的夜晚,經常能聽到搗衣的聲音。女人們都在搗衣。

做針線活

女孩子和女人的看家本事是做女紅。一手漂亮的針線活,是一個女孩子教養的體現。女子無才便是德,女子可以不回詩詞歌賦,但是必須會做針線活。天上掉下的林妹妹,那麽高不可攀,她也做針線活。她給寶玉繡過香袋。書中寫道:“寶玉已見過這香囊,雖尚未完,卻十分精巧,費了許多工夫”。薛姨媽過生日,黛玉的賀禮是幾樣針線。

薛寶釵,史湘雲在晚上做針線活,常常做到三更天。

《紅樓夢》第三十二回,寶釵告訴襲人,湘雲在家“竟一點兒作不得主”。史家嫌費用大,家裏沒有專門的繡娘做針線活,家裏的活計都是“他們娘兒們動手”。寶釵說,湘雲告訴她,家裏累得很。襲人聽說,想起了上個月麻煩湘雲打十根蝴蝶結子,過了好久才送來。襲人猜測:“不知她在家裏怎麽三更半夜的做呢!”

薛寶釵也是經常做針線活到三更半夜。第四十五回有這樣的文字:

薛寶釵因見天氣涼爽,夜複漸長,遂至母親房中商議打點些針線來。日間至賈母處王夫人處省候兩次,不免又承色陪坐半時,園中姊妹處也要度時閑話一回,故日間不大得閑,每夜燈下女工必至三更方寢。

薛寶釵也在晚上做針線活,直到三更天才睡覺休息。古代沒有縫紉機,家裏所有的衣服、褲子,棉襖、棉褲、箭袖、大氅、皮褂子、枕巾、被麵、窗簾、門簾、鞋子等,都需要用手工一針一線地縫製。而且古代的做工非常精致,要有滾邊、繡花,等費時費力。所以女人們有幹不完的針線活,她們常常忙到深夜,才休息。

讀書

“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讀書時”。晚上是讀書的時刻。古人經常在晚上讀書到三更天。睡兩個時辰後,在五更天起床讀書。

我們看古畫時,會看到月上中霄,母親在旁邊做針線,兒子在書桌前讀書。這樣的畫反應了兩個事實。男孩在夜晚讀書,母親在夜晚做針線活。

捉的螢火蟲放在布袋裏麵,或者下雪以後利用積雪反射的光來讀書。

吃酒,做遊戲。

  • 甄士隱和賈雨村對月痛飲。

甄士隱和賈雨村在中秋節的夜晚,把酒言歡,賈雨村還對月吟詩,二人推杯換盞,高談闊論,一直喝到天交三鼓,二人方散。

  • 怡紅院夜宴。

寶玉過生日那天晚上,怡紅院的丫頭們集資,準備一些果子、點心和酒,給寶玉過生日。後來又請來了寶釵和黛玉等人,大家一起玩占花名遊戲。

賈寶玉還寫了四首即事詩,描繪了春夏秋冬四季夜晚的趣事。春夜“擁衾不耐笑言頻”;夏夜“簾卷朱樓罷晚妝”;秋夜“靜夜不眠因酒渴”;冬夜“掃將新雪及時烹。”

  • 賞月,吟詩。

賈母領著大家在八月十五的晚上,開家宴,說笑話,賞月聽笛。林黛玉和史湘雲在凹晶館賞月聯詩。

古人雖然在晚上有許多事情做,但是夜生活沒有現代人豐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