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裏有一位姑娘,她罵人的次數最多,上至賈母,中至王熙鳳和迎春下至丫頭,都被她罵過,可是卻無人說她刻薄、惡毒。反而人人誇讚她寬厚,史湘雲更是對她崇拜得五體投地。她就是寶姐姐——薛寶釵。

都說薛寶釵罕言寡語,寬容大度,有容人之雅量。可是薛寶釵罵起人來,無人能與之爭鋒。

薛寶釵在不到100字的文字裏,罵了4個人。

《紅樓夢》第五十七回中,有這樣一段原文:

寶釵自見他(邢岫煙)時,見他家業貧寒,二則別人之父母皆是年高有德之人,獨 她父母偏是酒糟透之人,於女兒分中平常; 邢夫人也不過是臉麵之情,亦非真心疼愛;且岫煙為人雅重, 迎春是個有氣的死人,連他自己尚未照管齊全,如何能照管到他身上。

薛寶釵在上麵的文字裏罵了邢岫煙的爸爸和媽媽是“酒糟透之人”;罵邢夫人不疼愛侄女隻有臉麵情,冷漠;罵迎春是有氣的死人。

薛寶釵罵邢岫煙爸爸媽媽的原因

邢岫煙的爸爸媽媽生養了女兒,卻沒有給女兒一個好的生活環境,讓女兒從小寄居在寺廟裏,如果邢岫煙不是遇上了妙玉,邢岫煙就不會讀書識字,開闊眼界,也不會寫詩填詞,更不能有“閑雲野鶴”的胸襟氣度。

邢岫煙的父親不知照顧妻子和女兒,成天胡作非為,今朝有酒今朝醉,喝酒賭博。邢岫煙的父親真是酒糟透之人。

邢岫煙的母親應該是一個無知無識的女人,隻知道奉承邢大舅,不知道嬌養女兒。她應該和尤老娘一樣,是一個糊塗的母親。如果不是邢岫煙誌趣高雅,品行端正,她有可能走上尤二姐和尤三姐的路。薛寶釵罵邢岫煙的母親也有情可原。

薛寶釵嗎邢岫煙的姑姑邢夫人的原因

邢夫人稟性愚強,隻知奉承賈赦,家中大小事務,都由丈夫擺布;出入銀錢,一經她手,便克扣異常,婪取財貨;兒女奴仆,一人不靠,一言不聽。她對侄女漠不關心,不是真心疼愛。邢岫煙住在大觀園,榮國府每月給她2兩銀子的零花錢,邢夫人要求邢岫煙拿出1兩給爸爸媽媽,根本不顧侄女的零花錢是否夠花。薛寶釵罵邢夫人的話,也是實情。

薛寶釵罵迎春是有氣的活死人,有些過分。這是對迎春的詛咒。

古代人有一個說法,飯可以隨便吃,話不可以隨便說。因為說不好,就一語成讖,釀成大禍。

黛玉和寶玉說過:我哭死了!結果黛玉真的淚盡而亡,哭死了。賈寶玉對林黛玉說:你死了,我當和尚去!林黛玉死後,賈寶玉果真當了和尚。

王熙鳳過生日的時候,尤氏對王熙鳳說:尤氏笑道:“說的你不知是誰!我告訴你說,好容易今兒這一遭,過了後兒,知道還得像今兒這樣不得了。趁著盡力灌喪兩盅罷。”果然賈府被抄家後,王熙鳳沒有了當日的榮耀,不僅沒有人給她過生日,反而被趕出了榮國府。王熙鳳風光的日子真的是“不得了”!

迎春是一個懦弱的姑娘,下人都欺負到頭上了,也不吱聲。當妹妹探春要求平兒替她出頭時,她說自己也沒法子,還說:“你們若說我好性兒,沒個決斷,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麵周全,不使太太們生氣,任憑你們處治,我總不知道”。小廝興兒說迎春紮一針都不知道哎呦一聲兒,是二木頭。不過,迎春是寶釵的好姐妹。寶釵罵迎春是有氣的死人,這幾乎是詛咒自己的姐妹死,實在有些過分了。

後來迎春嫁給了孫紹祖,過的是暗無天日的生活,真的和一個出氣的死人沒區別了。結婚一年,迎春就被折磨而死。

寶釵是一個世事洞明的姑娘,她知道誰對自己有利,誰是無關緊要的人。在大觀園裏,薛寶釵和誰都好,誰都不得罪。但是她主動結交的人,卻是賈母寵愛的賈寶玉、林黛玉和史湘雲。迎春是一個不得寵的姑娘,對於迎春寶釵自然說話不客氣。

薛寶釵嗎上麵四人的目的何在?

上麵四個人是邢岫煙最親近的人,薛寶釵罵這四個人,是告訴邢岫煙這四個人都靠不住。那麽,邢岫煙能靠誰呢?邢岫煙已經與薛蝌訂婚了,邢岫煙能依靠的隻能是薛家,是薛寶釵。

薛寶釵時常接濟邢岫煙,邢岫煙對薛寶釵言聽計從。

薛寶釵告訴邢岫煙,隻有離開了這裏,和薛蝌結婚才能擺脫困境,但是,薛寶琴不結婚,薛蝌也不能結婚。因此如果邢岫煙要與薛蝌結婚,就必須讓邢夫人、賈赦想辦法讓梅翰林之子娶薛寶琴,隻有邢夫人和賈赦把薛寶琴嫁出去,邢岫煙才能嫁給薛蝌,他們兩口子才能擺脫邢岫煙一家。

薛寶釵是大觀園姊妹裏罵人水平最高的人

薛寶釵的口才值得佩服,她竟然能在不足100字裏,罵了4個人,而且各個切中要害,真的是厲害。

人人都說《紅樓夢》裏,林黛玉的嘴像刀子,刻薄。王熙鳳麵熱心冷,不留情麵。可是縱觀《紅樓夢》,林黛玉和王熙鳳罵人的次數真的沒有薛寶釵多。

因為送宮花最後一個送給了林黛玉,林黛玉懟一回周瑞家的:我就知道,別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給我!這裏的林黛玉還真沒有罵人。不像薛寶釵指著小丫頭靛兒的鼻子罵:你給我仔細……黛玉罵仆人,與薛寶釵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

薛寶釵評價過王熙鳳和林黛玉的利嘴。她說:“世上的話,到了鳳丫頭嘴裏也就盡了。幸而鳳丫頭不認得字,不大通,不過一概是市俗取笑。惟有顰兒這促狹嘴……”

林黛玉罵劉姥姥是母蝗蟲。可是薛寶釵給母蝗蟲做了精密的注解。結果大家一致認為:“你這一注解,也就不在他兩個(林黛玉、王熙鳳)以下。”

薛寶釵的《螃蟹詠》更是罵盡天下人。“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裏春秋空黑黃”,罵得人無地自容。“於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餘禾黍香”。難怪大家說薛寶釵罵人太毒了些。

由此可見,薛寶釵罵人的本事是大觀園姊妹裏最高明的。

結語:

王熙鳳、林黛玉和薛寶釵是《紅樓夢》裏著意刻畫的三個人物,人人都以為,王熙鳳和林黛玉罵人厲害,薛寶釵為人寬容大度,哪裏知道作者虛虛實實,真真假假。看似罵人厲害的王熙鳳和林黛玉,反而沒有看似老實厚道的薛寶釵罵人厲害,不僅罵人的水平高,而且罵人的次數多,罵的人數多,《螃蟹詠》裏,多少世人都被薛寶釵罵了。

人活在世上,必然要與人打交道,可是知人知麵不知心。讀懂一個人很難,能讀懂薛寶釵更難。林黛玉、史湘雲和襲人都信任薛寶釵,結果林黛玉死了,薛寶釵得到了賈寶玉;史湘雲被薛寶釵丟在了大觀園,自己走了;襲人自以為得到了真真大度的當家主母,沒想到被嫁走了,也失去了賈寶玉。

怎樣才能讀懂一個人呢?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