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紅樓夢》中王夫人不喜歡林黛玉,不願意讓她當自己的兒媳婦,可是王夫人卻記得林黛玉的生日。

襲人也不喜歡林黛玉,她喜歡薛寶釵,希望薛寶釵嫁給賈寶玉,可是襲人也記得林黛玉的生日。

探春與黛玉關係不錯,可是探春在一一列舉大家生日的時候,似乎忘記了黛玉的生日。

為什麽喜歡黛玉的人忘記了黛玉的生日,討厭黛玉的人反而記住了黛玉的生日呢?平兒的話道出了其中的玄機:“不是那牌兒名上的人,生日也沒拜壽的福,又沒受禮之分”,所以每年的生日都是悄悄地就過去了。

王夫人是真的記得林黛玉的生日嗎?

王夫人記得林黛玉的生日是因為金釧死了,王夫人為了安撫金釧的母親,要賞給金釧新衣裳裝裹。於是王夫人問,最近有沒有給誰做新衣裳了。王熙鳳匯報說,有給林黛玉過生日的新衣裳。我們看看王夫人和薛寶釵對話的原文:

“原要還把你妹妹們的新衣服拿兩套給他妝裹。誰知鳳丫頭說可巧都沒什麽新做的衣服,隻有你林妹妹作生日的兩套。我想你林妹妹那個孩子素日是個有心的,況且他也三災八難的,既說了給他過生日,這會子又給人妝裹去,豈不忌諱”。

王夫人要給金釧裝裹,用姑娘們的新衣裳。沒想到沒有別人的新衣裳,隻有給林黛玉過生日的兩套衣裳。那時候,林黛玉還沒有過生日。

林黛玉什麽時候過生日,王夫人未必記得。當然了,林黛玉過生日,王夫人一定會準備表禮的。這份表禮應該是王熙鳳或者王夫人的丫頭提前準備好的,單等林黛玉過生日的時候送過去。

襲人記得黛玉生日是為了說明:林黛玉和賈寶玉不是一家人,進不了一家門

寶玉過生日那天,寶琴也過生日,後來發現平兒和邢岫煙也過生日。

探春笑道:“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個月,月月有幾個生日。人多了,便這等巧,也有三個一日、兩個一日的……三月初一日是太太,初九日是璉二哥哥。二月沒人。”襲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麽沒人?就隻不是咱家的人。”

襲人能記得林黛玉生日主要是因為自己和林黛玉一天生日。

但是襲人糾正探春說的二月沒人過生日,不是因為她要替林黛玉抱不平,怪探春沒記住黛玉生日,而是要證明:林黛玉不是賈府的人,而她襲人是“咱家人”!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襲人是拐彎抹角地說,林黛玉和寶玉不是一家人。雖然兩個人生活在賈府,但是仍然不是一家人,因此林黛玉進不了寶玉的門。寶黛姻緣注定會失敗。

賈母始終把黛玉當成自家人,她跟劉姥姥說“兩個玉兒可惡”就把黛玉和寶玉聯係在一起。吃小荷葉蓮蓬湯那回,賈母說我們家四個女孩都不如寶丫頭好。賈府是有四個姑娘元迎探惜。元春當時是貴妃,屬於君,賈母屬於臣。賈母見元春要給元春下跪。給賈母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把元春當成自己家的姑娘。賈母說的四個女孩是指賈府三春和林黛玉。

襲人不管賈母的把黛玉當成自己家人的說法,就是再次在寶釵麵前表明自己對金玉良緣和木石姻緣的態度。她支持金玉良緣,反對木石姻緣。

襲人同時說:我襲人和老太太、太太、寶玉等人是“咱家人”,咱們才是一家人,我注定要進賈寶玉的門,成為姨娘。

探春並非不記得黛玉生日

探春說話有一個前提:“一年十二個月,月月有幾個生日。人多了,便這等巧,也有三個一日、兩個一日的”。之後,探春列舉了元春和榮國公一天生日,賈母和寶釵一天生日,王夫人和賈璉一天生日。這裏的人都是主子。

二月份隻有黛玉一個人過生日,沒有其他賈府主人和黛玉一天生日。襲人是丫頭,不算主子。因此探春說二月沒有人一天過生日的主子。可是襲人把自己當成了主子,可以和黛玉平起平坐,甚至自己比黛玉還有優勢。因為自己是咱家人,而黛玉不是。

不是探春不記得黛玉生日,隻是二月份沒有兩個主子一天生日。

平兒說自己不是“不是那牌兒名上的人”是什麽意思?有何寓意?

平兒說自己不是“牌兒名上的人”。那麽隻有賈府的主子是“牌兒名上的人”了。

在賈府有一個牌兒,上麵寫著賈府主人的生日,到日子了,就會給他們做新衣裳,準備禮物,讓廚房給他們準備過壽的飲食,長壽麵等給他們過壽。

賈府的生日牌兒上寫著薛寶釵和薛寶琴的名字,卻沒有寫邢岫煙的名字。因此賈府沒有給邢岫煙準備壽禮,也沒給她準備長壽麵。這說明,賈府重視薛寶琴,不重視邢岫煙。

探春聽說寶玉過生日這天也是邢岫煙和平兒的生日,忙命丫頭:“去告訴二奶奶,趕著補了一分禮,與琴姑娘的一樣,送到二姑娘屋裏去。”探春如此做是不能缺禮數,應該對邢岫煙和薛寶琴一視同仁。

日後賈府的生日牌兒上也應該寫上邢岫煙的名字。邢岫煙也有了和其他人一樣有拜壽之福,受禮之分。

林黛玉是不是賈府生日牌兒名上的人呢?

顯然黛玉的名字也在牌兒上,但是由於黛玉每次過生日都很低調,所以許多人忘記了黛玉的生日。就生日牌上的名字來看賈府諸人、以及黛玉、邢岫煙的遭遇可以從另一個方麵證明:黛玉口中的“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不是空穴來風,也不是無病呻吟。

總結

看似王夫人和襲人記得林黛玉的生日,實際上這兩個人都各有小九九,對黛玉並非真好。探春似乎忘記了黛玉的生日,然而探春並非真的不記得黛玉的生日。平兒說的生日“牌兒名上的人”都是賈府的重要人物,類似護官符上的人家。他們擁有許多特權和待遇。而黛玉雖然有賈母嗬護,但是在賈府許多人眼裏,她並非真正主子,而且寄人籬下的親戚姑娘,與邢岫煙也沒有多大的差別。即使是牌兒名上的人,也是不受重視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