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璉偷娶尤二姐,王熙鳳派旺兒指使張華到衙門裏告狀,說賈璉在國孝家孝期間強搶民女。然後她殺到寧國府,找賈珍、尤氏和賈蓉算賬。王熙鳳大鬧寧國府,不是無理取鬧,她真正做到了有理,有利,有節。這才是高手過招!

王熙鳳有理

  • 賈璉要娶二房,可以,但是得經過正房王熙鳳同意。如今賈璉偷偷把尤二姐娶了,這是明擺著敗壞王熙鳳的名聲,說王熙鳳醋妒,不賢良,不容丈夫娶親買妾。
  • 賈璉有國孝家孝兩重在身,不應該娶親,結果他不顧國法家規,貿然娶尤二姐,這一切都是賈珍、賈蓉和尤氏造成的。
  • 尤二姐已經訂婚,卻嫁給賈璉。現在人家未婚夫到衙門告狀了,賈府攤上大事了。如今賈璉不在家,王熙鳳不著始作俑者賈珍、賈蓉和尤氏找誰?

  • 張華告狀,王熙鳳說為了不讓衙門找麻煩,趕緊拿銀子打點,她王熙鳳仁至義盡。

王熙鳳在賈璉偷娶尤二姐,惹出禍事這件事情上,占據道德製高點。真正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一切準備就緒,鳳姐這才“殺”入寧國府。

王熙鳳有利

王熙鳳不鬥則已,鬥則必勝,不搞無把握的鬥爭。

當她聽說賈璉偷娶二房後,並未聲張,而是偷偷計劃好如何製服尤二姐。她打聽到,尤二姐還有一個未婚夫,就讓下人鼓動張華告狀。

就告璉二爺“國孝家孝之中,背旨瞞親,仗財依勢,強逼退親,停妻再娶”等語。

衙門不敢受理,王熙鳳又給衙門塞錢,讓衙門隻管發簽拿人,傳賈蓉到堂。

然後她趁賈璉外出的機會,虛情假意地把尤二姐賺進榮國府,令尤二姐在自己的掌握之中。這些事都幹完了,王熙鳳才氣勢洶洶地來到寧國府。

她一進門就把賈珍和賈蓉堵在房裏。

賈珍聽了這個,倒吃了一驚,忙要同賈蓉藏躲。不想鳳姐進來了,說:“好大哥哥,帶著兄弟們幹的好事!”賈蓉忙請安,鳳姐拉了他就進來。賈珍還笑說:“好生伺候你姑娘,吩咐他們殺牲口備飯。”說了,忙命備馬,躲往別處去了。

王熙鳳照著尤氏的臉就一口吐沫大罵,她滾到尤氏懷裏,嚎天哭地,大放悲聲,隻說:“給你兄弟娶親我不惱。為什麽使他違旨背親,將混帳名兒給我背著?”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地跟尤氏哭鬧,甚至要尋死撞頭。尤氏一句話說不出來。王熙鳳哭罵著揚手就打賈蓉。

賈蓉忙磕頭有聲說:“嬸子別動氣,仔細手,讓我自己打。嬸子別動氣。”說著,自己舉手左右開弓自己打了一頓嘴巴子,又自己問著自己說:“以後可再顧三不顧四的混管閑事了?以後還單聽叔叔的話不聽嬸子的話了?”

最後,尤氏和賈蓉保證,給王熙鳳送500兩銀子,不能讓她花錢打官司。

王熙鳳不僅出了氣,還得了500兩銀子可謂大獲全勝。

王熙鳳有節

王熙鳳鬧得差不多了,她見好就收。決不無止境地鬥下去,她有節製。

賈珍見王熙鳳來了,趕緊躲出去。王熙鳳沒有攔著,放任賈珍逃跑,沒和賈珍撕破臉。

王熙鳳鬧夠了,她同樣也不能和尤氏、賈蓉撕破臉。因為以後還要相處,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不能把關係搞僵。

於是,王熙鳳給尤氏賠禮:

“我是年輕不知事的人,一聽見有人告了官,把我嚇昏了,不知方才怎樣得罪人嫂子。可是蓉兒說的‘胳膊折了往袖子裏藏’,少不得嫂子要體諒我。”

然後,王熙鳳又說:“嫂子的令妹就是我的妹子一樣。”然後告訴尤氏,她已經高高興興地把尤二姐接進家裏,好生養著。接著又給尤氏出主意,怎麽樣才能讓尤二姐有正式的二房身份,她當著尤氏拍胸脯保證領著尤二姐拜見老太太和太太,給她二房的名分。

尤氏和賈蓉喜得直誇王熙鳳寬容大度、有智謀有擔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