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宴的起因

湘雲要當東道主開詩社,其實詩社也不用花許多錢。探春邀請開詩社,也不過是幾杯茶,幾碟果品而已。後來黛玉組織詩社,也是準備幾碟果品。用不了幾個錢。

可是薛寶釵嚇唬湘雲說,她的月利錢不夠開詩社的。寶釵說:“一個月通共那幾串錢,你還不夠盤纏呢……況且你就都拿出來,做這個東道也是不夠。難道為這個家去要不成?還是往這裏要呢?”

湘雲一聽,犯愁了。於是,寶釵主動請纓替湘雲張羅開詩社。這就是後來的螃蟹宴,菊花詩會。

螃蟹宴的主要目的是邀請賈母等女眷,是榮國府女眷大聚會。

詩社活動是詩社成員之間的聚會。就李紈,賈府三春,寶釵,黛玉,湘雲和寶玉幾個人。

然而薛寶釵卻讓湘雲做東請賈母,王夫人,王熙鳳等人來一個大聚會。

薛寶釵對湘雲說,“前日姨娘還說要請老太太在園裏賞桂花吃螃蟹,因為有事還沒有請呢。你如今且把詩社別提起,隻管普通一請。等他們散了,咱們有多少詩作不得的”。

薛寶釵讓湘雲請榮國府的一把手,二把手來吃螃蟹。其目的就是因為王夫人說要請老太太賞桂花吃螃蟹,王夫人說了,但是沒有請。這次薛寶釵讓湘雲代勞了。

寶釵和湘雲商議好後,湘雲出麵去請賈母等賞桂花。賈母聽湘雲請大家吃螃蟹,賞桂花,非常高興,說道:“是她有興頭,須要擾她這雅興。賈母領著王夫人等人欣然前往,去赴螃蟹宴。

螃蟹宴上,不僅主子們吃得開心,丫頭婆子們也吃喝得非常開心。

螃蟹宴的副產品是開詩社,寫菊花詩

賈母等人吃完螃蟹,喝過茶,各自回房後,海棠社成員才開始寫菊花詩。菊花詩成為螃蟹宴的副產品。螃蟹宴成為主打產品。

薛寶釵替湘雲一張囉,螃蟹宴變味了,不是詩社雅聚,變成榮國府有頭有臉之人的狂歡。

說實話,螃蟹宴比海棠詩社熱鬧,菊花詩的籌劃也比海棠詩社活動的籌劃更具體。詩詞水平也比前一社高。然而,讀者總覺得怪怪的,湘雲傻乎乎地張羅,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螃蟹宴需要領薛寶釵的人情。所以後來賈母說要給湘雲還席,也就是要給薛寶釵還席。吃人家嘴短,賈母不想欠薛寶釵一頓酒席。

賈母兩宴大觀園,就是給薛寶釵還席。

螃蟹宴不是詩社活動,是薛寶釵的公關宴。

確切地說,螃蟹宴不是詩社活動,而是薛寶釵策劃的一起公關活動。向賈府上下人等介紹了薛家的經濟實力和對下人友善的態度和處事風格。

螃蟹宴上最開心的就是下人們。鴛鴦、琥珀、彩霞、彩雲、平兒等人坐在藕香榭那邊廊上;襲人、紫鵑、司棋、侍書、入畫、鶯兒等人另坐一桌;山坡桂花樹下,答應的婆子並小丫頭等也都坐了,大家隻管隨意吃喝,徹底放鬆。每個人都喜氣洋洋,歡聲笑語不斷。

通過螃蟹宴,薛寶釵徹底收服史湘雲。

因為薛寶釵的幫助,史湘雲覺得自己在賈府人麵前長臉了,自己揚眉吐氣了。螃蟹宴上,史湘雲多方照應,甚至還給趙姨娘和周姨娘送去了螃蟹。

湘雲覺得自己在賈府第一次有這麽舉足輕重的作用,這一切都得感謝報姐姐。於是她徹底成為薛寶釵的小跟班,處處以薛寶釵馬首是瞻。她住進大觀園時,指名道姓地要住在蘅蕪苑,要和報姐姐日夜在一起。

薛寶釵移花接木的計策後來又用了一回。

後來,薛寶釵又玩了一手移花接木之計,那就是假借黛玉之名,嫁給賈寶玉。

總之,螃蟹宴讓薛寶釵收獲了王夫人,史湘雲,海棠詩社成員和賈府下人們的一致稱讚。這場二十兩銀子的公關活動收獲頗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