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武鬆被張督監陷害,最後被發配。施恩前來相送。此時的施恩“包著頭、絡著手臂”,身上著傷。施恩給武鬆帶了兩隻熟鵝,一個包裹,包裹中有一包碎銀子,還有兩件衣服和兩雙鞋子。

施恩提醒武鬆這兩個公差不懷好意,然後施恩大哭著走了。

施恩給武鬆的東西雖然不多,但是看出了施恩對武鬆的情誼。

施恩為了救武鬆花費了許多銀子。

張督監汙蔑武鬆是賊,將武鬆下獄,欲置武鬆於死地。

施恩聽說後,拿出幾百兩銀子上下打點。

施恩三次進入死牢,安撫武鬆,並且買通牢內上下,沒讓武鬆受苦。

在施恩的運作下,武鬆沒被判處死刑,被判發配流放。

如果施恩不把武鬆當朋友,他不會救武鬆。施恩在武鬆發配錢前,不顧傷痛,前來送行,也反映了施恩不怕被武鬆牽連,繼續把武鬆當兄弟。

施恩對武鬆的友誼,限於能力範圍之內,他不會為了武鬆犧牲自己。

施恩給武鬆送行前,被蔣門神奪去了快活林,自己也被打傷,賠了許多錢。施恩處於蔣門神和張督監的淫威之下。然而施恩沒有屈服,他勇敢地給武鬆送行。施恩的行為令武鬆感動。

不過施恩對武鬆的關心也僅此而已。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施恩盡量幫助武鬆,能力範圍以外則不會施以援手。施恩不會為了武鬆犧牲自己。施恩明知武鬆前路艱險,九死一生,還是放任武鬆走了。

施恩沒有像魯智深那樣暗中保護武鬆。

不過想想也不能怪施恩,施恩沒有魯智深的本事,他即使去了,也保護不了武鬆,因為他武藝低微。

武鬆為了施恩,得罪蔣門神,惹下大禍。施恩卻沒有為武鬆兩肋插刀的勇氣。他們之間不是過命的交情,不是生死之交。

施恩大哭離開為哪般?

施恩大哭著離開,也是為自己不能救武鬆而哭,為了自己不講兄弟情義而自責。施恩明白,武鬆此去就是永訣,因為兩個公差明顯是要結果武鬆的性命。武鬆即使武功再強,他手無寸鐵,而且有枷鎖在身。武鬆在劫難逃。施恩為失去武鬆而哭。

燒鵝補充了武鬆的體力

施恩將兩隻燒鵝掛在枷鎖上,一邊一個,讓武鬆路上撕著吃。

這個燒鵝給武鬆補充了體力 ,也讓武鬆解放了右手。使他能在飛雲浦以一敵四,保全了自己,而且殺死了敵人。

如果沒有燒鵝,武鬆的雙手都會被枷鎖住。如果這樣武鬆殺死敵人的機會就少了許多,甚至有生命危險。因為吃燒鵝,武鬆騰出一隻手,才有了生機。

施恩沒有保護武鬆,成就了武鬆的威名。

施恩沒有保護武鬆,武鬆徒手以一敵四,大鬧飛雲浦。然後回到鴛鴦樓大開殺戒,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成就了武鬆的一世英名。從此天下英雄好漢皆知武鬆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