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裏的薛寶釵是一個非常矛盾的人,從她衣著打扮就能看出來。外表看薛寶釵淡雅樸素,不事奢華。其實薛寶釵是一個非常熱衷於奢華和名利的人。

其一,薛寶釵外麵穿半舊的衣裳,裏麵穿大紅襖。

薛寶釵進賈府後,發現王夫人不事奢華,於是自己也改變穿衣風格,崇尚簡樸。

薛寶釵和邢岫煙說:“但還有一句話你也要知道,這些妝飾原出於大官富貴之家的小姐,你看我從頭至腳可有這些富麗閑妝?然七八年之先,我也是這樣來的,如今一時比不得一時了,所以我都自己該省的就省了”。這話裏證明,七八年前,薛寶釵也是喜歡富麗閑妝,但是如今不一樣了,自己不是大官富貴之家的小姐,不能和賈府的小姐比,因此自己打扮得很樸素。

寶玉去梨香院看薛寶釵,薛寶釵外麵穿著“蜜合色棉襖,玫瑰紫二色金銀鼠比肩褂,蔥黃綾棉裙,一色半新不舊”。當寶玉要看寶釵的金鎖的時候,寶釵“一麵解了排扣,從裏麵大紅襖上將那珠寶晶瑩黃金燦爛的瓔珞掏將出來”。寶釵外麵穿的是半新不舊的衣裙,裏麵卻是大紅襖。外麵素淨,裏麵鮮豔。

寶釵裏外衣裳的不同也反映了她的性格。表麵看薛寶釵藏愚守拙,不慕富貴奢華。其實薛寶釵的內心無比渴望富貴和尊榮。她有一顆熱衷仕途的心。由於自己是女孩子不能出頭露麵,不能展現自己的才華,與峨冠博帶的男子一較高低。所以寶釵就勸寶玉走仕途。

其二,寶釵不喜歡富麗閑妝,卻天天戴著沉甸甸的金鎖,戴著元春賜的紅麝串。

寶釵公開說自己不喜歡富麗閑妝,卻天天戴著金鎖。因為金鎖是和尚給的兩句吉祥話,讓鏨在黃金器物上。薛家打造了一把金鎖,鐫刻上和尚給的兩句吉祥話,這就是金鎖,和寶玉的通靈寶玉是一對兒。薛姨媽說,和尚說了,寶釵的金鎖要有玉的才能正配,即金玉良緣。寶釵因此天天帶著,就為了成就金玉良緣。

元春端午節賜禮,唯獨寶釵的禮物和寶玉的禮物一樣。盡管寶釵不愛帶飾品,但是她馬上就把紅麝串戴在手腕上。

其三,寶釵的所思所想與她的行動非常矛盾。

書中寫道:

薛寶釵因往日母親對王夫人等曾提過“金鎖是個和尚給的,等日後有玉的方可結為婚姻”等語,所以總遠著寶玉。昨兒見元春所賜的東西,獨他與寶玉一樣,心裏越發沒意思起來。

既然寶釵覺得自己的禮物和寶玉的一樣,沒意思,又遠著寶玉。那麽當寶玉要看紅麝串的時候,寶釵應該拒絕,而不是當著寶玉的麵露出酥臂,左褪褪不下,右褪褪不下。褪了半天,直到寶玉看呆了,寶釵才把串子褪下來。

寶釵把紅麝串褪下來,遞給寶玉,寶玉忘了接,寶釵也沒有提醒寶玉,默默地讓寶玉看著自己的胡思亂想。

按照寶釵封建衛道者的形象,她即使戴了紅麝串也不應該說自己戴了。因為古代人的袖子都非常長,掩住了手臂。如果寶釵說自己沒戴紅麝串,寶玉也會相信。可是寶釵卻說自己戴了。

當寶玉要看紅麝串的時候,寶釵應該背過身,將紅麝串從胳膊上褪下來。可是寶釵卻當著寶玉的麵,擼起袖子,露出酥臂,往下摘紅麝串,而且擼了半天才擼下來。

換作任何一個少年,看到珠圓玉潤的一段酥臂都會想入非非的。

寶釵這麽做的目的就是讓寶玉對自己想入非非,而不是遠著寶玉。

薛寶釵為什麽把紅麝串丟給寶玉,自己要走?

寶玉看到寶釵雪白一段酥臂,不覺動了羨慕之心,恨不得一摸,忽然又想起“金玉良緣”一事來,再看看寶釵比林黛玉另具一種嫵媚風流,不覺就呆了。

寶釵見他怔了,自己倒不好意思的,丟下串子,回身才要走

寶釵既然不好意思,她應該拿起紅麝串走開,然而,寶釵將紅麝串丟給寶玉,轉身要走。

寶釵把紅麝串丟下,是什麽意思?

寶釵這是要把紅麝串送給賈寶玉。寶釵丟下紅麝串走了,寶玉自然會拿起紅麝串,替寶釵收著。這樣一來,寶釵的紅麝串就給了賈寶玉。紅麝串就成了二人的定情信物。

小紅和賈芸就是通過手帕傳情的。

小紅在寶玉的書房外見到了賈芸,下死眼看了兩眼。後來寶玉被魔魘,賈芸帶人守夜,小紅與賈芸有了見麵的機會。

小紅當著賈芸的麵,丟了手帕,賈芸撿到了。小紅是真丟,還是假丟,隻有小紅自己知道。後來,賈芸當著小紅拿著自己撿到的手帕,小紅當著賈芸的麵說自己丟了手帕。總之,賈芸和小紅通過手帕傳情,手帕是他們的定情物。

寶釵把紅麝串丟給寶玉,和小紅丟手帕是一個意思。寶釵有意將紅麝串當成定情物。

結語

寶釵從不愛什麽花兒粉兒,如今不僅積極戴上紅麝串,而且試圖把紅麝串送給寶玉,說明寶釵對金玉良緣的向往無比強烈。為金玉良緣的成功做了積極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