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裏的人物各具特色,沒有雷同。作者的筆下,除了王夫人、薛寶釵和襲人沒有缺點,其他人都有缺點。其他人都有招人喜歡和不招人喜歡的地方。

總體來說,很喜歡史湘雲,喜歡和湘雲做朋友,喜歡湘雲的豁達、開朗、幽默和才思敏捷。隻是不喜歡史湘雲以下幾個方麵。

史湘雲愛嫉妒。

1.湘雲嫉妒黛玉,占據了她在賈府的位置。

史湘雲自幼父母雙亡,原本由賈母撫養,襲人原名珍珠原來就服伺湘雲。後來史家太太病逝,史湘雲被送回史家,從此常住史家。湘雲原來住的碧紗櫥由寶玉住了,原來伺候她的珍珠被賈母給了寶玉,改名襲人。湘雲再來賈府隻能小住,不能常住了。

後來,黛玉來到賈府,住進了碧紗櫥。黛玉享受了原來屬於史湘雲的一切寵愛。

2.湘雲嫉妒寶玉對黛玉的作小服低,賠身下氣。

湘雲嫉妒寶玉和黛玉言和意順。湘雲說:“二哥哥,林姐姐,你們天天一處頑,我好容易來了,也不理我一理兒。”

更重要的是,賈寶玉對林黛玉百般嗬護,即便這樣,林黛玉還經常和寶玉發脾氣,賈寶玉便千百聲地哄著、叫著林妹妹。

寶玉對黛玉,“作小服低,賠身下氣,話語纏綿”令湘雲不忿。當初在賈府,湘雲可沒像黛玉這樣拿捏寶玉,寶玉也沒有這麽哄過湘雲。

3.湘雲有機會就花式懟林黛玉。

因為湘雲看不慣寶玉對黛玉的賠身下氣,湘雲經常懟林黛玉

湘雲、寶玉、平兒、探春等在蘆雪庵烤肉,黛玉笑著開玩笑。

黛玉笑道:“那裏找這一群花子去!罷了,罷了,今日蘆雪庵遭劫,生生被雲丫頭作踐了。我為蘆雪庵一大哭。”

湘雲聽了沒有開玩笑,而是冷笑著,懟道:“你知道什麽!‘是真名士自風流’,你們都是假清高,最可厭的。我們這會子腥膻大吃大嚼,回來卻是錦心繡口。”這些人中因為黛玉消化不好,所以沒有吃烤肉。湘雲罵黛玉“假清高”,“最可厭”!

寶釵笑著對湘雲說:“你回來若作的不好了,把那肉掏了出來,就把這雪壓的蘆葦子揌上些,以完此劫。”

寶釵的話可比黛玉的話狠多了,如果湘雲的詩不好,就從湘雲的肚子裏把吃下去的肉掏出來,再塞進雪壓的蘆葦子。這玩笑比說湘雲是草包還毒。可是湘雲並未反對,也沒有反唇相譏。她同意了。

黛玉愛開玩笑,每次她和湘雲開玩笑,都被湘雲懟得啞口無言。

黛玉笑話湘雲叫寶玉“愛哥哥”!

湘雲笑道:“這一輩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隻保佑著明兒得一個咬舌的林姐夫,時時刻刻你可聽‘愛厄’去。阿彌陀佛,那才現在我眼裏!”說得眾人一笑,湘雲忙回身跑了。

湘雲的話明麵上是開玩笑,實際上是說林黛玉的丈夫是一個咬舌的人,而且沒本事,沒能力,隻知道閨房之樂。寶玉不咬舌,顯然這個林姐夫不是賈寶玉。湘雲的詛咒生效了,寶玉真的沒有娶林黛玉。

湘雲小肚雞腸,愛猜忌。

湘雲說黛玉長得像小戲子,惹得眾人哄堂大笑。寶玉怕黛玉生氣,趕緊給湘雲使眼色,不讓她說。

黛玉沒生氣,過後還找湘雲玩。沒想到走到門口,正聽到湘雲和寶玉發脾氣。原來黛玉成為大家笑柄沒生氣,湘雲反而生氣了。

湘雲收拾東西要回家。寶玉趕緊解釋:

“好妹妹,你錯怪了我。林妹妹是個多心的人,別人分明知道,不肯說出來,也皆因怕他惱。誰知你不防頭,就說了出來,他豈不惱你。我是怕你得罪了人,所以才使眼色。你這會子惱我,不但辜負了我,而且反倒委屈了我。若是別個,那怕他得罪了十個人,與我何幹呢。”
湘雲摔手道:“你那花言巧語別哄我。我也原不如你林妹妹。別人說他,拿他取笑都使得,隻我說了就有不是。我原不配說他。他是小姐主子,我是奴才丫頭,得罪了他,使不得。”

寶玉一聽更著急了,賭咒發誓說自己是為了湘雲好。

湘雲道:“ 大正月裏,少信嘴胡說。這些沒要緊惡誓、散話、歪話,說給那些小性兒、行動愛惱的人,會轄治你的人聽去。別叫我啐你。”說著,一逕至賈母裏間,忿忿的躺著去了。

寶玉給她使眼色,湘雲猜忌寶玉偏向黛玉;寶玉解釋自己為湘雲著想,湘雲猜忌寶玉哄騙她。猜忌寶玉也就算了,她拿黛玉取笑,不僅沒有報歉的意思,反而批判黛玉:“小性兒、行動愛惱的人,會轄治”寶玉。

湘雲這番發火,實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無論是寶玉還是黛玉都沒有生湘雲的氣,反而是湘雲自己猜忌寶玉和黛玉,和他們生氣。

湘雲不懂體諒人。

湘雲雖然父母雙亡,但是她不缺少愛,所以她不太體諒別人。

湘雲不體諒嬸子。史家沒有針線房,沒有專門的繡娘,他們家的針線活都是主子娘們做。顯然湘雲的嬸嬸、妹妹和湘雲都要做針線活。古代的所有穿的,床上用品,裝飾用品,窗簾、椅搭、紗幔、紗帳都需要一針一線縫製,而且要繡花、滾邊等。大家族裏這些針線活非常多,湘雲的嬸嬸等人都非常辛苦。可是湘雲卻和寶釵抱怨在叔叔家很辛苦。導致賈府的人以為史家虐待湘雲。

湘雲和寶釵一樣熱愛仕途經濟。

湘雲看似豪邁,有魏晉名士之風,可是她卻和寶釵一樣,喜愛仕途經濟。認為男人就應該建功立業。寶玉不願意見賈雨村。湘雲勸他:

“也該常會會這些為官做宰的人們,談談講講些仕途經濟的學問;也好將來應酬世務,日後也有個朋友”。

此時的湘雲不是一個無知的小女孩,仿佛是飽經風霜,洞悉世態風雲的智者。

湘雲得隴望蜀。

黛玉和湘雲到凹晶館賞月。

隻見天上一輪皓月,池中一輪水月,上下爭輝,如置身於晶宮鮫室之內。微風一過,粼粼然池麵皺碧鋪紋,真令人神清氣淨。湘雲笑道:“怎得這會子坐上船吃酒倒好。這要是我家裏這樣,我就立刻坐船了。”

湘雲要賞月,見了一輪皓月,又想坐船吃酒,真是得隴望蜀。

黛玉笑道勸湘雲:“事若求全何所樂”!

湘雲不同意,她說:“得隴望蜀,人之常情”!然後湘雲又說:“……隻你我竟有許多不遂心的事”!

黛玉笑著寬慰、開導湘雲:“不但你我不能稱心,就連老太太、太太以至寶玉、探丫頭等人,無論事大事小,有理無理,其不能各遂其心者,同一理也。何況你我旅居客寄之人。”

從湘雲和黛玉凹晶館一段對話可見,湘雲是不容易滿足的人,有得隴望蜀之心。黛玉反而不求全責備。黛玉開導湘雲每個人都有不順心的事情。

結語:

凹晶館聯詩,看似湘雲安慰黛玉,實則是黛玉寬慰湘雲。湘雲強打精神要聯詩,黛玉不負湘雲的雅興和好意,黛玉笑著說道:“這笛子吹的有趣,倒是助咱們的興趣了!”

湘雲是一個矛盾的人。看似有魏晉之風,實則愛仕途經濟;看似豁達,實則愛猜忌;看似風光霽月,心底無私,實則小肚雞腸,愛嫉妒;看似沒心沒肺,實則不體諒人;看似心直口快,實則得隴望蜀。

湘雲縱然有些小瑕疵,令人不喜歡,但是依然不失為一個可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