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裏,最矯情的人不是林黛玉,不是王熙鳳,而是妙玉。

一、妙玉一定要賈府下名帖去請才肯來賈府。

妙玉本是蘇州官宦人家的小姐,因為體弱多病而出家。後來父母雙亡,家鄉不容她。她便跟著師傅來到京城。

然而師傅死了,妙玉無依無靠,在西門外牟尼院住著。賈府出麵請妙玉來賈府當主持。妙玉還不同意。她說,侯門公府必以勢壓人,她不去!

當王夫人聽說妙玉不來,就說道:“她既是官宦小姐,自然驕傲些,就下個帖子請他何妨。”於是,林之孝家的“命書啟相公寫請帖去請妙玉。次日遣人備車轎去接”。妙玉便來到了賈府的櫳翠庵。管理十個小尼姑。

其實妙玉進賈府是最好的選擇,有賈府罩著她,她就不必擔心有人不容她。然而妙玉一定要擺譜,明明想來賈府,也一口拒絕,以此來表示自己對賈府的不屑一顧。同時也為了日後在賈府挺胸抬頭做人。我妙玉,是你們賈府請來的!我不是你們家的附庸尼姑!

正因為妙玉進賈府前來了一出,賈府人對妙玉都敬而遠之。連賈母進入櫳翠庵很客氣。因為自己喝酒,怕衝撞了菩薩,隻在院子裏坐一坐,喝一杯茶就走了。

二、妙玉嫌棄劉姥姥,卻不嫌棄賈寶玉。

妙玉嫌棄劉姥姥,劉姥姥喝過茶的杯子,她不讓收進屋裏。寶玉會意,知為劉姥姥吃了,她嫌髒不要了。寶玉請求妙玉把這個杯子給劉姥姥吧。

妙玉聽了,想了一想,點頭說道:“這也罷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沒吃過的,若我使過,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給她。你要給她,我也不管你,隻交給你,快拿了去罷。”

既然妙玉如此有潔癖,她喝過茶的杯子,砸了也不給人。自然也得嫌棄臭男人賈寶玉,更不會讓賈寶玉用她的杯子。可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妙玉不僅不嫌棄賈寶玉,反而和賈寶玉相談甚歡,而且打算用自己平時喝茶的綠玉鬥給賈寶玉倒茶。

如果不是賈寶玉聰明,看出來這是妙玉喝茶的杯子,而委婉拒絕,寶玉就用妙玉的茶杯喝茶了。

三、明明請寶玉喝茶,偏偏說寶玉沾了寶釵和黛玉的光。

妙玉知道,寶玉和黛玉的關係就像《楊家將》裏的兩員大將焦讚和孟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二人形影不離。妙玉邀請黛玉去喝茶,就是間接的邀請寶玉去喝茶。

果然寶玉跟去和體己茶,妙玉非常高興。整個櫳翠庵品茶,都是妙玉和寶玉在聊天。然而妙玉卻矯情地說,如果寶玉單獨來了,是沒有茶喝的。寶玉會意,說自己沾了黛玉和寶釵的光,妙玉才高興了。

四、萬人不入妙玉的眼。

黛玉喝著妙玉泡的茶,水稍微和雪水有些不同。開口詢問:“這也是舊年的雨水?”妙玉不屑地說黛玉也是“大俗人”,連雪水和梅花雪水都傻傻分不清。

寶玉說一句綠玉鬥是俗器。妙玉馬上反詰:“這是俗器?不是我說狂話,隻怕你家裏未必找得出這麽一件俗器來?”

無論是林黛玉還是整個賈府都不在妙玉的眼中。在妙玉認為,這些人都是俗人。

五、妙玉用水洗地。

賈母等一行人來櫳翠庵走一圈兒,妙玉便嫌棄大家弄髒了她的櫳翠庵。寶玉懂得,臨走時說讓小廝抬幾桶水來,讓妙玉洗地。

妙玉說:

妙玉笑道:“這更好了,隻是你囑咐他們,抬了水隻擱在山門外頭牆根下,別進門來。”

妙玉可謂潔,然而書中給妙玉的判詞是:“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

妙玉的“矯情”,終為世所不容,陷入泥沼中。

結語:

妙玉的矯情,令她沒有什麽朋友。賈府人大多討厭妙玉。菩薩李紈就公開說看不上妙玉。正所謂“太高人愈妒,過潔世同嫌”。

其實妙玉的矯情源於內心的沒有安全感,源於自卑,源於無法達成的隱秘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