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裏,吃不是最重要的,由吃衍生的品位才是最重要的。

書裏對吃螃蟹的環境描寫,真是讓人眼饞。

現在,我們的家裏隻有百平米左右,大多是樓房,吃飯都在自家的餐廳裏,無論吃什麽飯,喝什麽酒,都在餐廳裏進行。沒有詩意,隻是為了吃而吃。

《紅樓夢》不一樣,如果有集體活動,大家一起吃飯時,就會挑吃飯的地方。吃飯的地兒要應情應景。

例如,大家要賞雪作詩,那麽飲酒,吃燒烤的地點就選擇在廬雪庵;中秋節,愛那山高月小的,便選擇在凸碧山莊吃酒;如果愛那皓月清波的,就選擇在凹晶館賞月。

回到螃蟹宴上。螃蟹宴是薛寶釵出資,史湘雲請客。

史湘雲要邀詩社,薛寶釵建議史湘雲,別提詩社,隻說賞桂花吃螃蟹,把賈母和王夫人,鳳姐一起請了。因為大家都愛吃螃蟹,所以辦一場螃蟹宴。

吃螃蟹要賞桂花。吃飯的地方就選擇在藕香榭。

鳳姐道:“藕香榭已經擺下了,那山坡下兩顆桂花開得又好,河裏的水又碧清。坐在河當中亭子上豈不敞亮,看著水眼也清亮。”

鳳姐選擇的地兒,好吧?

品茶飲酒有儀式感。

一時進入榭中,隻見欄杆外另放著兩張竹案,一個上麵設著杯箸酒具,一個上頭設著茶筅、茶盂各色茶具。那邊有兩三個丫頭煽風爐煮茶,這一邊另外幾個丫頭也煽風爐燙酒呢。

這個畫麵是潤楊最喜歡的,潤楊始終喜歡古代人喝茶、飲酒的儀式感。

現代人喝酒、喝茶純粹是為了喝。因為工作喝酒,因為聯絡感情喝酒,因為渴了喝茶,因為應酬喝茶。沒有了古代三五知己把酒言歡的興致,與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去換美酒的豪情。更沒有了扇風燙酒的雅致與愜意。也沒有了扇風煮茶的閑適與美麗。閑閑地看著茶壺冒起嫋嫋青氣,倒在茶杯裏,緩緩散發的清香,喝茶是一種享受而不是解渴。妙玉說:“豈不聞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牛飲騾了”。潤楊就是蠢物或者是飲牛飲驢了。

《紅樓夢》喝酒、吃茶講究,吃飯更講究。菜品講究,吃飯的地點也講究。

賈母等人在四麵環水的藕香榭裏,感受清風徐徐,嗅著桂花飄香, 邊飲酒邊欣賞“芙蓉影破歸蘭槳,菱藕香深寫竹橋。”

鳳姐吩咐:“螃蟹不可多拿來,仍舊放在蒸籠裏,拿十個來,吃了再拿。” 又說:“把酒燙得滾熱的拿來。”又命小丫頭們去取菊花葉兒、桂花蕊熏的綠豆麵子來,預備洗手。

吃螃蟹也罷了,我們也吃過,可是紅樓人吃完螃蟹洗手用的是用菊花葉兒、桂花蕊熏的綠豆麵子。感覺這樣的綠豆麵都可以吃了,賈母等人卻用來洗手。這就是低調的奢華,也是豪門與普通人家的差別。

在藕香榭裏吃螃蟹很美。在桂花樹下野餐,也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山坡桂樹底下鋪下兩條花氈,命答應的婆子並小丫頭等也都坐了,隻管隨意吃喝

高大茂盛的桂花樹,開滿桂花,香氣宜人,樹下鋪著兩條花氈,穿得姹紫嫣紅的丫頭婆子們坐在上麵喝酒,吃蟹,歡聲笑語,著實令人心曠神怡。

餐具、酒具、茶具也講究。

螃蟹那天,吃完螃蟹,黛玉“拿起那烏銀梅花自斟壺來,揀了一個小小的海棠凍石蕉葉杯”自己斟酒。這酒壺和酒杯一聽名字就漂亮。

妙玉給賈母倒茶用的是【海棠花式雕漆填金雲龍獻壽的小茶盤,裏麵放一個成窯五彩泥金小蓋盅。就是這個小茶盅,妙玉都要扔掉。

如果說妙玉給賈母倒茶用的茶具不是賈府的,那麽賈府平時倒茶的茶具也是非常講究的。寶玉過生日時,吃完酒,襲人見寶玉和黛玉聊天,怕他們口渴,就倒了兩盅茶用的是連環洋漆茶盤,裏麵放著兩盅新茶

寶玉給探春送荔枝用的是纏絲白瑪瑙碟子,白色的碟子配鮮紅的荔枝煞是好看。襲人給湘雲送禮物,也要用纏絲白瑪瑙碟子,襲人用它來裝紅菱和雞頭兩樣鮮果。紅菱配白瑪瑙碟子好看。襲人連碟子一起給了湘雲,讓她留下頑。賈府講究什麽樣的器物盛什麽樣的食品,不僅要求好吃,而且要求好看。

《紅樓夢》裏的飲食文化,真是博大精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