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不再守古人的老規矩了,連古代最起碼的禮儀規矩都不懂了。

《紅樓夢》第24回,賈寶玉向賈赦轉達賈母的話時,賈赦站起來了。大家很疑惑,賈赦為什麽站起來?難道伯父賈赦對侄子賈寶玉還這麽客氣嗎?

這就是古代的禮儀。

聽長輩的話要垂手侍立。

1.賈赦站起來聽賈寶玉說話。

如果長輩和晚輩說話,晚輩要垂手侍立。既然長輩派人傳話,晚輩也要站起來聽。

賈赦生病了,賈母命令寶玉代替自己去探視賈赦,當寶玉轉達賈母的話時,賈赦站起來了。此時,賈寶玉不是自己,不是侄子,他代表的是賈母。賈赦是賈母兒子,自然要對母親表示尊敬。所以他站起來回話。

賈母的話轉達完畢,賈寶玉重新向賈赦行禮請安,此時賈赦是坐著受禮的。

賈家家教十分嚴格。賈母跟甄家媳婦說過禮儀的重要性。

“可知你我這樣人家的孩子們,憑他們有什麽習鑽古怪的毛病兒,見了外人,必是要還出正經禮數來的。若他不還正經禮數,也斷不容他習鑽去了。就是大人溺愛的,也為他一則生的得人意兒,二則見人禮數竟比大人行出來的不錯,使人見了可疼可愛,背地裏所以才縱他一點子。若他一味隻管沒裏沒外,不給大人爭光,憑他生的怎樣,也是該打死的。”

賈府是詩書禮儀之家,孩子必須講禮儀。賈母的這段話表明,寶玉可以淘氣,可以有缺點,但是絕對不能不講禮儀,否則,就該被打死的。

2.林黛玉站起來聽丫頭說話。

禮儀,在士家大族裏是非常重要的。林黛玉進賈府小心翼翼,就是怕失禮,惹人笑話。

與賈赦站起來聽賈寶玉說話類似的是,林黛玉曾經站起來聽一個丫頭說話。

黛玉到賈赦的院子裏拜見賈赦。

邢夫人讓黛玉坐了,一麵命人到外麵書房去請賈赦。一時人來回話說:“老爺說了:‘……勸姑娘不要傷心想家,跟著老太太和舅母,即同家裏一樣……’” 黛玉忙站起來,一一聽了。

一個丫頭說話,按理黛玉不必站起來。可是丫頭轉達的是賈赦的話。賈赦是黛玉的舅舅,因此黛玉忙站起來聽丫頭轉達賈赦的話。

3.薛寶釵站起來聽琥珀說話。

第49回,寶琴穿著賈母給的鳧靨裘來到蘅蕪苑,這時候琥珀來了,她向薛寶釵轉達賈母的話說,別管緊了寶琴。

寶釵忙起身答應了

由此可見,無論是誰來轉達長輩的話,作為晚輩必須站起來聽。

經過長輩的房間,必須下馬步行

孔子曰:“興於詩,成於禮”。《禮記》裏說:“有父在側禮然。”古代人對父母長輩的尊敬,還包括不能在父母房門口騎馬。

第52回,寶玉去給王子騰拜壽,寶玉騎馬,如果經過賈政的書房,則路近。可是卻要繞遠走角門。那時候賈政在外地當官,不在家,書房天天鎖著。

周瑞側身笑道:“老爺不在家,書房天天鎖著的,爺可以不用下來罷了。”寶玉笑道:“雖鎖著,也要下來的。”
錢啟李貴等都笑道:“爺說的是。便托懶不下來,倘或遇見賴大爺林二爺,雖不好說爺,也勸兩句。有的不是,都派在我們身上,又說我們不教爺禮了。”

賈府的詩書禮儀之家不是白叫的,他們家無論是主子還是下人都講禮儀。從一個人的禮儀可以看出其家庭教養。

《春秋左傳正義》疏曰:“夏,大也。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華、夏一也。”我們華夏大地自古以來就崇尚禮儀,我們是禮儀之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