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作者對王熙鳳同情,對李紈極盡嘲諷與詛咒

為閨閣女兒立傳的《紅樓夢》,對年輕女子幾乎都是讚美之詞。對於心狠手辣的王熙鳳,作者都有喜愛和惋惜之情,唯獨對寡婦李紈極盡嘲諷與詛咒。作者說王熙鳳積陰功,給女兒“留餘慶”。卻說李紈不給兒孫積陰鷙。

第五回,李紈的判詞諷刺她“枉與他人作笑談”。

紅樓夢曲《晚昭華》中,又這樣詛咒李紈:

……隻這帶珠冠,披鳳襖,也抵不了無常性命。雖說是,人生莫受老來貧,也需要陰騭積兒孫。氣昂昂頭戴簪纓;光燦燦腰懸金印;威赫赫爵祿高登,昏慘慘黃泉路近……

李紈是書裏可憐的女子,年紀輕輕就死了丈夫,從此一個人撫養兒子,心如槁木死灰。雖然青春年少,卻不能穿漂亮衣裳;雖然滿腹經綸,卻不能管家理財,隻能偏安一隅,和小姑子們做伴。李紈的管家才幹都被埋沒了。

前八十回,沒有寫李紈有什麽不積陰鷙的事情。不過字裏行間能看出來,李紈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個性。

作者為什麽說李紈不積陰鷙呢?

一,李紈不敢承擔責任。

李紈是大嫂子,大觀園歸她照應。

晴雯生病了,本來應該回家養病。可是寶玉怕晴雯回家吃苦,所以讓晴雯在大觀園找大夫治病。派人告訴李紈情況。

老嬤嬤去了半日,來回說:“大奶奶知道了,說:‘吃兩劑藥好了便罷,若不好時,還是出去的為是。如今時氣不好,沾染了別人事小,姑娘們的身子要緊。”

李紈聽了老嬤嬤的匯報後,糾結許久才同意讓晴雯暫時住在怡紅院。她害怕晴雯傳染別人,吩咐說如果病情加重還是離開大觀園為好。李紈主要是害怕承擔責任。

寶玉和湘雲吃鹿肉,李紈連忙出來阻攔: 你們兩個要吃生的,我送你們到老太太那裏去吃。哪怕吃一隻生鹿,撐病了,不與我相幹。這大雪天,怪冷的,替我作禍呢?

李紈的意思是:你們要吃鹿肉,去老太太那裏吃,吃多了,吃病了與我無關,自然有老太太負責,如果你們現在吃,吃出毛病來,就是我負責了。她可不想擔責任。

二,李紈自私,不問他人廢與興。

李紈在怡紅院夜宴那回,抽花簽時,抽到梅花。李紈說,我自吃一杯,不問你們廢與興。

她是這麽說的,也是這麽做的。李紈不管賈府死活,隻求自己得個好名聲。

王熙鳳患病,王夫人令李紈,探春和寶釵管家。趙姨娘的兄弟死了,需要喪葬費。吳新登家的來請示給多少錢。

恰巧襲人母親死了不長時間。李紈說給襲人多少,就給趙姨娘娘家多少銀子。銀子是公家的,多給點,也不掏自己腰包,李紈樂得做人情。

三,李紈吝嗇。

45回,大觀園詩社。李紈鼓動姐妹們找王熙鳳要活動經費。

王熙鳳說李紈吝嗇,她每年有四五百銀子的收入,這些是淨掙的,吃穿用度都是榮國府出錢。

鳳姐笑道:“虧了你是個大嫂子呢……這會子起詩社!能用幾個錢!”

李紈參加詩社活動不拿錢,王熙鳳又不會寫詩,也不參加活動,李紈卻讓王熙鳳拿錢。怨不得王熙鳳當眾說她小氣。

後來王熙鳳說拿50兩銀子當經費。這錢給沒給不知道。反正廬雪庵聯詩前,李紈讓大夥每人出一兩銀子開詩社。

四,李紈不救巧姐。

李紈被狠舅奸兄賣進妓院。舅舅是王仁,哥哥是誰呢是不是賈蘭呢?

即使不是賈蘭賣的巧姐,李紈肯定沒救巧姐。而是劉姥姥仗義出手救了巧姐。

五、作者朝扣富兒門時,被拒之門外

作者應該也有一個寡嫂,她擁有大筆財富,當作者落魄,去寡嫂家的時候,應該受到冷遇。從此與寡嫂恩斷義絕。王熙鳳雖然作惡了,但是對姊妹們的感情很深厚。作者認為,對親人無情比大奸大惡更可惡。

李紈結局

李紈沒有大奸大惡,也沒有小恩小惠,同樣也沒有小善。她很吝嗇,從來沒有幫助過人,屬於自私自利,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人。始終不懂,為什麽作者這麽討厭李紈。

雖然賈府抄家,李紈躲過一劫,兒子又當官發財,但是由於不積陰鷙,她所得到的一切,瞬間又失去了,因為她死了。

兒子賈蘭“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後來也被罷官,早亡。

李紈母子看似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卻是枉與他人做笑談。

啟示:

作者通過王熙鳳和李紈後人的遭遇告訴世人:不以善小而不為。人應該從一點一滴做起,做好事,做善事。

王熙鳳雖然做了惡事,例如尤二姐之死,張金哥之死等,但是王熙鳳對親人的感情很真摯。她資助劉姥姥是一個小善,卻為女兒積德,令女兒逃過一劫。

李紈這一生沒有做善事,曾經見死不救,所以得到的東西也不會長久。兒子賈蘭被罷官,且早亡。李紈的故事告訴人們:若想得到長久的榮華富貴必須積善行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