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潤楊,《紅樓夢》賈府請那麽多傭人有必要嗎?這個問題分三點來回答。

第一,賈府不是請傭人,而是買奴才。

《紅樓夢》賈府裏的傭人有四個來源。

1.世代家奴。

例如鴛鴦,紫鵑,小紅,茗煙等人,她們全家都是賈府的奴才,而且幾代為奴。

2.打仗俘虜的土番。

芳官和寶玉說話時,提到過賈府有小土番,寶玉把芳官打扮成小土番的樣子,也不會有人懷疑。“芳官說:咱家現有幾家土番,你就說我是小土番兒。”從芳官的話裏可知,賈府有幾家土番兒。

寶玉聽了忙笑道:“既這等,再起個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與匈婦相通,都是犬戎名姓。”顯然,賈府的土番是外族人,也就是俘虜。這些俘虜成為賈府的奴隸,在賈府娶妻生子,小孩兒就成為了小土番。芳官扮的就是小土番。

3.外麵買的奴才。

賈府的家奴和小土番不夠用,就會買奴才。例如襲人就是賈府買來的死契奴才。

4.外人贈送的奴才。

例如,晴雯就是賴嬤嬤送給賈母的奴才。也屬於賈府的死契奴才。

5.太太,奶奶帶來的陪房。

這些陪房有男有女,他們也屬於死契奴才,他們效忠於太太和奶奶。

上麵這些奴才同主子一樣錦衣玉食,襲人家都知道,伺候主子的丫頭吃穿用度比一般家庭的小姐都尊貴。

看似嬌婢奢童,其實不過是奴才。是賈府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奴才。他們可擔不起賈府一個“請”字。所以賈府的下人不叫傭人而是奴才,他們不是賈府請的,而是賈府買的。他們屬於賈府的私有財產,可打,可賣。

賈府嬌婢奢童的地位

賈寶玉摔玉的時候,賈母急得摟了寶玉道:“孽障!你生氣,要打罵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在主子心裏,下人可以隨意打罵,他們的命沒有一塊玉重要。

探春和趙姨娘說:“那些小丫頭子們原是些頑意兒,喜歡呢,和他說說笑笑;不喜歡便可以不理他。便他不好了,也如同貓兒狗兒抓咬了一下子,可恕就恕,不恕時也該叫了管家媳婦們去說給他去責罰……”

賈府的下人們雖然吃好、穿好、看似地位高高在上,實際上不過是賈府的奴才,是個玩意兒,喜歡了和她們說說笑笑,不喜歡了,要麽不理睬,要麽讓其他管家媳婦去責罰。主人是不會親自責罰下人的,免得髒了手,失了身份。

第二,賈府用那麽多傭人有必要。

1.賈府的主子被人伺候慣了,沒有生活能力。

賈府的女子雖然學習了女紅,美食,茶道等技能,但是他們很少應用。如果沒人給他們做飯,沒人給他們洗衣服,打掃房間和院子他們就無法生活下去。

寶玉出門,需要襲人給準備好衣裳,襲人負責給穿衣裳。回來時,丫鬟也得給寶玉脫下出門衣裳,換上家常便服。

2.看門護院,儀仗隊等都需要下人。

賈府的大門前有衣著華麗的看大門的,還有過年出行時的儀仗,都需要長相清俊的小廝。

3.賈府有各行各業的下人。

賈府就是一個小社會,有各行各業的人才。

賈府主子出行需要車夫,馬夫,轎夫等。

賈府的花草樹木需要修剪,養護,需要養園丁。

賈府的衣服,窗簾,門簾,椅墊等圍幔需要針線紡績的人,賈府養著繡娘。

吃飯,需要廚娘。

賈府需要各行各業的下人為他們服務。

第三,賈府用那麽多下人,為了體麵。

賈府是國公府,家裏養那麽多下人是維持自己的體麵,烘托自己的身份,提高自己的影響力。

賈寶玉出門時,帶著許多丫頭和小廝,秦鍾見了,好生羨慕。我們看看原文:

秦鍾自見了寶玉形容出眾,舉止不凡,更兼金冠繡服,驕婢侈童,秦鍾心中亦自思道:“果然這寶玉怨不得人人溺愛他。可恨我偏生於清寒之家,不能與他耳鬢交接,可知‘貧窶’二字限人,亦世間之大不快事。”

驕婢侈童,是能彰顯身份地位的。

黛玉進賈府時,賈府三春身邊就簇擁著“三個奶嬤嬤並五六個丫鬟”。

王熙鳳進來時,也帶著一大幫丫鬟媳婦。

賈府吃飯時,那麽多人伺候,是為了證明賈府的排場,是為了證明賈府人的富貴奢華。

總之,賈府使用那麽多的仆人、小廝、婆子、媳婦、丫頭有兩個用途:首先為賈府服務,其次為了彰顯賈府的氣派、身份和地位。這些下人十分有必要。而且賈府有足夠的實力和財力養活那麽多下人。